致摆玩偶女博士:正常维权,不必愧疚!
致摆玩偶女博士:正常维权,不必愧疚!

类别:中华网军事    发布时间:2019-11-20 10:52    浏览:

  ●特约评论员 朱昌俊(四川)

  连日来,一条关于“呼市一高校不允许博士研究生宿舍床上有布娃娃,逾期不整改取消奖学金资格”的消息在大学生社交平台上被转发。“摆放布偶影响奖学金评选”的话题引发热议。

  内蒙古大学官方微博10月26日下午回应称,经核实,该博士生被当值同学记录在册,是因为玩偶体积过大、摆放不整齐,“该同学后受到口头提醒,并未受到任何处分”。“今年评奖学金,前两天该女生已经评上了。”

  此前,女博士曾向自媒体请求删稿称,理解学校苦心,不想事件扩大,“愧疚到想退学”。

  这个事情的曝光,确实是让人有点意外。谁能想到,博士研究生的宿舍不仅要经常遭遇检查,而且只因为床上摆放了一个布偶就被定性为“不整洁”,并可能影响到奖学金评定。

  事发后,校方回应称,该生并未因此事而影响奖学金评选资格,但并未否定宿舍整洁程度与拿奖学金之间的“关联”。可以说,尽管这件事基本算是得到“妥善”处理了,但对学生宿舍严苛到床上不能摆布偶的检查及其标准,是否会有所改变,我们并未从目前的校方回应中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至于女博士曾向媒体请求删稿,甚至表示“内疚到想退学”,这一幕其实并不让人太意外。一些事件曝光后,当事人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的现象时有出现。

  客观说,一个事一旦引发舆论聚焦,其走向和影响便很可能超越当事人之前选择“曝光”时所可能预料到的结果。作为个体而言,对此有所担心,也是人之常情。并且目前,也不能肯定这种态度转变背后是否有着来自校方的明确的压力。因此,设身处地想,对女博士的请求删稿行为,舆论不必有过多苛责。

  但是,其所表达的“愧疚”心理,又确实耐人寻味,它所反映出的某种大环境,或许比事件本身更值得关注。

  一方面,对我们的很多单位、机构而言,一旦因为某个“负面”新闻引发舆论关注,就仿佛“如临大敌”。这也是博士生感到“愧疚”的根本原因,在她看来,是自己的曝光给学校“闯祸”了。当舆论介入后,自己就从之前的一个需要援助的“受害者”变成了学校形象的“破坏者”。所以,即便没有校方明确的压力,也可能出现这种心理上的转变。

  另一方面,个人之于机构,尤其是在员工之于企业,学生之于学校类“从属”关系下,如果因个体的曝光而给机构造成压力,个人所感受到的“恐惧”是显而易见的,就像舆论也会担心事件“闹大”后会给涉事女生带来“麻烦”。这里面所反映的其实还是一种普遍化的权利边界的不明和权利保障的低预期——社会没有信心可以通过有力的方式来抵抗可能遭遇的“报复”。

  具体到这件事来看,其实不管是学校还是学生,都不必因为舆论的关注而背负过大的压力。对学校来讲,在互联网时代,不可能让自己完全自外于舆论,以正常心态看待和回应舆论监督,本身也是学校正常运行必须具备的能力。像这个事,及时解释澄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并非不能修复形象危机,不能过于放大因为舆论监督而给学校带来的“负面”影响,更不能把事件的发酵指向学生的“闯祸”,反求诸己才是正道。只要借此意识到问题所在,对学校的长远发展来说,未必不是好事。对当事人而言,则更不必有愧疚心理。一则,自己所反馈的信息属实;二则,此举本意是维护自身权益,而非给学校“抹黑”。

  当然,就社会大环境来讲,要消除某些机构对于正常舆论监督的“抵触”和“惧怕”,要减少像摆玩偶女博士这类因正常维权而生出的“愧疚”心理,需要改变的还很多。